一个独立音乐人的蜕变历程:专访常静
人物访谈 11-01 嘉宾:常静

一个独立音乐人的蜕变历程:专访常静

所属专栏:《人物访谈》  |  国筝文化  上传于2012年11月01日  |  嘉宾:常静

视频简介:

节目列表

喜欢 手机查看

节目介绍

导读:

   她是2008北京奥运会开幕式演出嘉宾;她是泰国公主的常任古筝教师;她是《山楂树之恋》、《东邪西毒:终极版》等多部电影的古筝配乐。她不仅仅是一位古筝演奏家,她更是一位音乐创作人。她厌恶一成不变、重蹈覆辙,她追求即兴而就,真实表达,久而久之她形成了属于她的常静风格。而热爱她的人们在追逐、崇拜常静的同时,殊不知她也曾经历过一个破茧成蝶的过程,其间的痛苦、挣扎是人们不曾了解的。今天,常静就为我们讲述一个独立音乐人的蜕变历程。

 

 

本期节目内容

   

       以下文字来自中国古筝网《人物》主持人高雅——
   

 活出自己——采访常静有感

   

    7月15日,中国古筝网电视频道在北京采访了独立音乐人常静。
    采访前,我就深感常静的不寻常——她的演出向来“不靠谱”,都是即兴;她只演奏自己创作的音乐;她总是将古筝与中西各种乐器及舞蹈、人声融合碰撞;她的曲风变幻莫测,有的深沉宁静得让人想要流泪,有的恣意佯狂得令人意态微醉,有的又动感时尚得叫人拍节起舞……对她越是了解得多,越了解得深入,越觉得她像个神秘的迷。于是我就带着一个个好奇的疑问和探秘的心理对常静进行了采访。采访中,常静相当配合,有问必答,言辞真切朴实,与我聊了两个小时。可是采访后,我发现舞台下的她与我想象中有很大不同,完全改变了我对她“先入为主”的认识,因而就更加觉得她神秘,更加深感她的不寻常——
   

    和善常静
   如果没有近距离接触过常静,不了解常静,而只是看到她的“2008北京奥运会开幕式演出嘉宾”、“泰国公主常任教师”、“著名音乐人”等炫目光环的话,也许会先入为主地认为常静是一个很大牌儿、有架子的人。但是在我们报道了常静上海、苏州的两场音乐会并采访过她之后,我在接触中发现,常静是一个台上、台下始终如一的人。台上,她自己既是演奏者又是主持人,她赤诚的音乐和幽默的话语带给观众美好的享受;台下,她像个邻家女孩儿,总是笑眯眯、温柔柔、轻言细语。她不但没有一点点架子,反而和善得甚至让你有点儿惊奇。
   不过,常静的和善、温柔并非小家碧玉的矜羞敛持,而是秀于外、慧于中的泰然从容。
   从容,是常静身上令我欣赏、羡慕的一个特质。你看她无论演出前、讲座中、舞台上、镜头前,始终双眸带笑,不急不躁,平和自然,娓娓道来——就像她的音乐给你的感觉。
   

    朴实常静
   如果没有接触过台下的常静、生活中的常静,我会认为常静和我们想象中的明星一样,常常穿着光鲜亮丽的名牌服饰、戴着金光闪闪的品牌首饰,过着随性、无规律的生活。而现实是,常静既不崇拜名牌服饰,也不追逐名牌首饰,她甚至除了舞台上从来都不穿高跟鞋。我几次见到她,她就都穿着那双亮黄色的crocs洞洞鞋。
    我头一回见她,是在上海东方艺术中心音乐厅,她正在台上彩排,身穿深蓝色丝质连衣裙,乌发如瀑,脚踩洞洞鞋,腰间还系一根五彩球球的腰带。我一看怔住了:在她身上融合了冷色与暖色、知性与休闲、沉静与活泼、成熟与童真等多种截然相反的元素。这在我的定势思维里是不太可能被同时搭配在一起的,但它们竟然全都出现在了常静的身上!而且它们竟然都那么和谐地组合在一起,并没有让人感到不协调。

    后来跟常静接触数次之后,我发现她的服饰以棉、麻、丝等舒适面料为主,且有不少是宽宽大大的,色彩各异。这和我印象中的明星完全不同:常静的身材很好,但她并不钟情于可以凸显自己身材的服饰,而只选择穿着舒适的。但随着对她了解的增多,我越来越欣赏这样的穿着、搭配,且我的穿着观也被她潜移默化地影响了:舒适至上!
   

    创意常静
    常静,随着对她认识的深入,我觉得她并非“常静”,反而很不“安分”。她不喜欢千篇一律,千人一面,她喜欢不一样——
    她的音乐不一样。她只弹自己的作品,她从来“不靠谱”;她不仅弹,还要唱;不仅独奏,还有合奏;不仅音乐,还有舞蹈;不仅民乐,还有西乐……没有她做不到,只有你想不到。但无论如何,她始终关注的是音乐与人心灵的无碍沟通。
    她的服装不一样。她的所有演出服均是自己参与设计,面料舒适,式样随意,色彩沉静。因为是自己设计,所以独一无二;因为只有常静穿得出这样的感觉,所以独一无二。
    她的造型不一样。常静的音乐随心,服装随性,造型也随意。她从来不做人们习惯做的盘发,而通常都是长发一披或马尾一扎,近来她又自己琢磨出一种新发型:将头顶一撮头发裹成小赳赳,酷似小龙人!6月17日在上海的那场音乐会,常静笑侃自己的小赳赳,说是庆祝昨天的神九飞天。6月23日苏州那场,正值端午节,常静又笑称自己包的是个粽子,祝大家节日快乐。
    她的音乐会不一样。常静的音乐会,除了之前所说的各种各样的演出形式,还有一个特别之处,是常静自己又是演奏者,又是主持人。她笑称这样可以省钱嘛。不过说老实话,常静自己的主持比请所谓专业的主持人来效果不知要好多少倍。她或多或少的解说、或感人至深或轻松幽默的言辞,都恰到好处,让观众感觉既亲近又听得津津有味。常静的“主持词”很口语化,很随意,也都是“即兴”而就,而这样的即兴完全反差于那些事先准备好的陈词滥调,让人倍感清新和舒畅。
   

    本真常静
    常静是我所见过的人中“烟尘”气最少的人,与她在一起时,你会有一种感觉:她什么都不在乎,什么都不计较,做什么事都是那么从容,不紧不慢的。我在采访她两场音乐会的过程中,十分惊异于她的音乐会彩排:距离晚上开演只有四五个小时,她要和与她配合的所有乐器以及舞蹈一一排演,过程中还有些要调整的地方。但是无论如何,她始终也没大声说过话,着过急,而始终是那么不紧不慢的。其实我觉得她并非是对演出不重视、不紧张,而是她看待这些事情的态度是平淡的,没有得失心,所以她不着急,不上火。然后距离演出还有一个小时的时候,她又开始不紧不慢地化妆、换服装,在我看来时间很紧了,但每次演出都是准点开场,常静携伙伴们满面笑容地走上台去与观众见面。    我想这就是为什么常静的音乐能带给这么多听众心灵上的共鸣、受到这么多人喜爱的原因——她随时都在享受生命的过程,而不是总紧盯着结果。所以她带着享受的心做音乐,带着享受的心分享音乐,这样纯净的心灵流淌出的音乐,怎能不美?怎能不感动人呢?

所以,这也是为什么常静身边很多朋友称她是“仙女”的原因——总是关注精神、心灵,神游世外,当然宛若仙人了。

    这次专访中,常静还聊到一个部分,让我深受感动。多年前,男友齐刚在北欧的芬兰留学。她曾利用到欧洲演出的空隙去看望他。在男友的宿舍里,他们就用棉被搭出一个简易“录音棚”,在里头弹琴、录音,窗外小鸟唧唧啾啾、小松鼠窸窸窣窣的声音一起“闯”进了音乐里,共同谱出了天人合一的交响乐。这样的经历是常静最为珍视的。常静说:“不在外在的东西”。

    是的,不仅是衣着、配饰常静讲究的是自己舒适,而不是穿给旁人看,说话、做事也从不扭泥造作、矫饰浮夸。我所问的问题,她都立刻做出回答,说自己想说的。更让我没想到的是,采访进行到一半儿时,常静说:“我可以把脚放到凳子上吗?我觉得这样死板板地坐着思绪也凝固了。”她建议我在采访时也放松些,不要总是正襟危坐的。我嘿嘿笑了,自觉惭愧。但是我们因为画面效果,“驳回”了她要把一条腿放在面前的要求,而同意她双腿盘坐。结果采访的后半段儿她都是这么坐着的,而我是正襟危坐惯了,一下改不了,只好继续我的正襟危坐。
 

    说常静,我感觉怎么也说不完,就我跟她这几次短暂的接触,我都有好多话想说,因为她实在是个很特别的人。在常静的身上,我不但看不到我们惯常认为的时尚的东西,反而看到许多我们在其他地方看不到的东西。殊不知,这才是真正的时尚。

    这次采访后,我有一个很大的感悟:追逐常静的“时尚”,活出自己,做本真的自己。哪怕需要付出很多的努力和心血,需要一个痛苦的过程,也不要气馁,不要心急,因为想就一定能成。常静就是这么做的,她也曾经历过这么一个蜕变的历程……

 

 

相关阅读:

 

《天下筝人》——常静

   

《图片》——独立音乐人常静

 

常静演奏筝曲录音

 

常静相关资讯

 

 

  

评论2条评论

意见反馈 ×

任何产品中的问题,欢迎反馈给我们

顶部